反射疗法改善尿毒症一例

2019-03-31 08:00:00
唐永红
转贴:
柳奕反射疗法公众号
186
摘要:20l7年4月7号中午1点多钟,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位妇女向我急匆匆地询问按摩是否对尿毒症有效,当时我正在按摩,只作了一个简单的回复:让她不要着急,下午把所有的资料带给我看后再作结论。

20l7年4月7号中午1点多钟,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位妇女向我急匆匆地询问按摩是否对尿毒症有效,当时我正在按摩,只作了一个简单的回复:让她不要着急,下午把所有的资料带给我看后再作结论。对方立即答应了。差不多下午5点多钟的样子,她把资料带来了。我认真地看了她带来的所有资料:


肌酐1137,尿素27。血红蛋白8.3,左右两肾内有多发性囊肿,两肾外发现多处暗斑,肾实质弥漫性病变。


患者为年满二十九岁的农村青年,这位病人是她的儿子。据她介绍,患者从小遗尿,一直到十二岁。现医院告诉她儿子的病为尿毒症晚期,生命垂危应马上透析。对此严重病人我是第一次碰到心理一点也没底。反复思考并跟病人沟通她愿意尝试,最后我决定先问一下柳老师再说,柳老师当时问我病人有没有透析,我说已透析了1次。柳老师说应该还可以按摩。就这样一句话使我下定了决心,晚上就来,边按摩边观察,只要病人有所好转,应该可以停止透析。到晚上8点多钟,病人被两位家人搀扶着来了。


第一眼望去小伙脸色暗淡无华,走起路来非常痛苦。他刚坐下就是一陈呕吐。这样的情景让我顿生紧张。内心安慰自己不要着急,按老师说的做准没错。我的心就象一盏被提着的灯笼,一晃一晃的,哆嗦极了。我让病人斜躺在沙发上,从最基本的步骤作起,首先试探心脏反射区的受力状况,接着肾上腺,肾脏,输尿管,膀胱。很奇怪,我居然没发现痛点,难道我没找到?我又仔细地按了一遍,还是没找到,病人都说不痛。只是在肾区发现了几个不甚突出的凸状物,也许这里应该是肾坏死的一些区域,对于保住剩下的一点好肾还不是最佳位置。这下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就不信病人身上就没有痛点,接下来往哪儿找呢,治疗肾,除了反射区还有肾经嘛,于是我找到了太溪穴和复溜穴。这两个穴刚好在直肠反射区上。果不出所料这两个地方痛极了。


不管怎样,最痛的地方就是最显效的地方。然后又把所有的区域都认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包括大腿小腿。并记下了敏感区域的名称。检查完了,病人也感觉轻松了很多。这时在旁的几位前来按摩的顾客深感迷惑:你这是什么原理呢?当时我只给了他们一个很简单的解释,假如地面有一根很软的水管,我在这头踩时,那头是不是也有反应呢?他们顿时一起惊叹:哦,有道理。在病人返回医院的时候,我交待他们千万不要说在我这里按摩,只能说在外面透透气心里舒服一点。不然就不准出来了。


第二天,病人照样前来按摩,当天的按摩就要不同了,重点的区域多按压几遍,其它一扫而过。时间一天天推移,病人的病情也一天天好了起来,从不能单独行走到能自己驾车;从咽不下一口饭到能吃下一碗饭;从只有少量的尿液到尿液其本正常。仅仅才用了一个月。但肌酐指数还有500多点。然而三个月后的某一天(这之前病人两天没来)病人家属突然又打来了电话,说患者感冒了,很严重。


不过我也早已听说过这种病是不能感冒的,只要一感冒,肌酐指数就一定会像坐电梯一样直接上升,对生命会造成相当大的危险。就让他赶快去医院透析1次并治疗,晚上再来按摩。果然,这种方案很有效,第三天病人就好了。这时医院就感到好奇了,病人这么久怎么还没死呢?才透析一次啊!病人家属也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也许药好。实际上,病人到了这个样子能恢复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


一年半了,病人除了有时有点抖动抽筋和吃饭有点没有胃口外,其它都还好。


四年了,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要指望把某些重大疾病彻底治好,只要能有所改善,有一个较好的生活质量就行。毕竟大部分器质性病变是不可逆的。


最后祝愿各位反射疗法朋友积极向上,把柳老师传给我们的反射疗法发扬光大。为祖国人民的健康事业供献自己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