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无情人有情,反射疗法愈顽疾

2019-01-18 09:05:00
柳奕反射
原创
173

孙立新师兄是我们柳奕的老学员了,下面的一则故事是他的亲身经历,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春节前我在广场散步遇到原单位下岗女工小庄,小我十几岁的小庄己变得白发苍苍一脸病态,看着比我的年皊还要大。

她拉着我的胳膊说:“孙工还认识我吗?”

愣了半天的我只有摇晃着头边想边说:“你是?认不的。”

她苦笑着脸说:“我是检验科的,检验产品时好唱歌的庄皊。工厂解体了,您大小也是个领导,把我们都丢了,不问了,你这可好了,还不认识我们这些穷人了。”边说边掉眼泪。

我站在那愣了一会,脑海里才出现二十多年前活泼的,亭亭玉立的工友,小美女庄皊的漂亮形象。

“怎么回事,你怎么是这个样样子了?”我吃惊的问着她。

她放开我的胳膊擦擦眼泪,长叹一口气说:“下岗后到处打短工,钱少不说了,老板克扣工资,还拖欠。俺家那位你知道的,在厂时工伤冲掉两个手指头,现在打工没人要,三天两头生病,还得养活他老娘。过去在厂里有工资,有依靠,每年厂里送些慰问品,还给救急金,”说着说着又哭了,“就靠我一个人打工,还不好找活。儿子过几年就三十了,还没找到对象,在外地打工挣的钱还不够他自己花的。走时还得我给路费。这两年我得了头痛病每天发作几次,痛起来我都急的撞墙。”

我急忙问她检查过吗?她说:“县医院CT检查确诊为脑瘤,建议去上海手术,经资询需要七八十万元,还不保。就是大病找医保,自己也得有三十万。我全家吃饭都困难,去哪里弄几十万呢?我几次到刘集闸想跳河死了算了,我想儿子还没结婚,死了谁管他呢。老天你睜睁眼看看我们一家怎么过呀!”她痛哭的诉说引来很多散步男女的驻足围观。

我看着毛泽东时代的工友,听着她诉说目前的困境,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我问她:“现在你的头痛是怎么治的?”

她说:“去医院一次要几百元,就做过一次CT,要500元。我没治,随它便,痛极了在地上两手抱头翻身打滚的受着,今天已经疼过两次了。可能晚上或夜间,还得再疼一次。”

“小庄你做到路沿石上,把右脚的鞋脱了,我给你检查下。”说着我蹲了下来。

她疑惑的看着我说,“您是机电科副总,沒听说过您会看病呀。”围观的路人也听懂了现场情况,有各种眼光看着我。

我说:“你放心吧,这是天意,你刚才不是问天吗?老天按排我给你治头疼。”

庄皊半信半疑的坐到路沿石上,脱去右脚高帮黒己发白的旧皮鞋,正准备退掉袜子,我说:“天冷不要脱了,我给你检查一下,教你怎么按摩,你一定要坚持按,你头上的病能长就能消,要有信心治好它。”

说着我托起她的脚,放到我的膝盖上。用师傅教的方法,凤头抵刮脚大拇指大脑反射区。没用什么劲,庄皊“哎哟”一声同时把脚快速抽回去了。我说:“头里病,脚上治。你放心吧,你的头痛一定能治好。”

她说:“真的吗?”

我说:“你记住怎么按,我先给你按一遍,你明天开始上午按一遍,下午按一遍,每个部位按到发热为止。”

半小时左右庄皊抱着脚试了几遍,围观的人渐渐离去。我把按摩反射区的先后顺序及电话号码写给庄皊,说:“你熟练了就会有效果。回家想想再练练,别怕疼,脱掉祙子按摩,明天这时侯我再教你一遍。” 

庄皊说:“二十年没见,偶然遇到你,我的头有救了。”

苐二天,我见她一拐一拐的走过来,对我说:“脚底板不疼,脚趾头上的几个位置都疼的受不了。我再做你看是那么回事吗?”

我给她纠正一下手法,鼓励她好好练。

三天后,庄皊电话说她脚趾头肿的发亮,不能着地。我问她头痛情况,她说头痛能受的了啦,今天只疼一次。听到这我信心坚定的说一定会好,坚持就是胜利。

半个月过去了,庄皊的电话号响了,是庄皊爱人刘东平打来的,只是说句:“是老孙哥吗?”

我说:“是。” 接着听到的是电话那头哭声一片,我着急的大声呼一叫:“怎么回事?”

刘东平刚哽咽着正要说话,庄皊抢过手机说:“好了,好了,就一星期前疼一次不重,只几分钟就不疼了,我们全家激动的都在哭。” 又说其丈夫要请我喝酒,她要给我叩头,带上老母亲来送礼等,问我现住在何处。

我说:“你们不要这样做,你们家庭这么难,要来等于来骂我。”我告诉庄皊过几天再去医院做个CT,手机里千恩万谢说不尽了,我只有强行挂机了。 

后记:在我们的一生之中,疾病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话题。在不幸遇到重大疾病时,大部分人都难免会感到迷茫、无助和恐惧。好在还有简便易行的反射疗法,让我们能够自己武装自己,给予我们抵抗疾病的勇气和决心。为孙师兄点赞,为反射疗法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