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故事 | 李锋:漫天迷雾中的一缕曙光

2019-03-21 08:20:00
李锋
转贴:
柳奕反射疗法公众号
196
摘要:系统性红斑狼疮是一种免疫系统疾病,被称为“慢性癌症”,现代医学除了运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缓解症状外,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应对方法。本文作者的妻子在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后,整个家庭就被恶疾的阴影所笼罩,直到遇到反射疗法,漫天迷雾中才出现了一缕希望的曙光。希望这缕曙光能够照亮更多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生命中的迷雾。

我的名字叫李锋,老婆名字叫刘敏,湖南澧县人。噩运在2011年就一直缠绕着我们。


老婆两次无故晕倒,在县医院检查无果后,就直奔湘雅医院。心脏彩超反映出心脏旁发现有一个阴影。在等待更进一步的检查时间里,心情忐忑不安。就有人安慰说:“没事的,从来没有听说心脏会长癌的。”听到这样的话语,心里才舒服一点,但心还是一直揪着。终于结果出来了,是心脏和肺之间长了一个囊肿,压迫心脏导致昏迷,医生告诉我们,立即手术。那时候,我们觉得湘雅医院的设备好,医术高。不愧于“北协和,南湘雅”的称号。


手术非常顺利,在我们的认知中,以为一切都好了,可是之后老婆一直小毛病不断,在年底彻底爆发。两个膝盖肿得像包子,疼得连下床都困难。又一次来到湘雅医院,经风湿免疫科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干燥综合症。住院接受治疗,主要是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住院期间,邻床是一个日夜不停抢救的病人,是因为自己擅自停激素半年而引起的,结果没有抢救过来。那时候,我们知道了这个病是那么的严重,并且激素是万万不能停的。


我们无助;我们恐惧;我们无奈。


当2012年到来后,噩运不但没有结束,反而变本加厉了。老婆出现了一种严重的并发症,湘雅确诊为干眼症,眼睛里没有了泪水,没有了润滑剂,只要一睁开眼睛,里面全是一片血红。之后,我们跑了广东中山眼科医院,去了北京协和、同仁医院。得到的还是那无情的结论,这个病全世界都治不好。在外求医的艰难无需描述,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把病治好,家庭恢复平静的生活。在这期间,老婆每天都要吃满把的药,没有胃口再去吃饭,伴随着严重的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当带着失望回来后,失眠却一直持续,接近半年没有睡过哪怕一分钟。我们做过心理治疗,信过耶稣,老婆整天念叨着要是有个神仙一下子把我的病全拈了就好了。忘了是哪一天,老婆把医生开的整板安眠药全吃了。我懵了,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做着挽救的行动。我知道,自杀是一件非常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不是绝望到了极致绝对做不出来。我说不出安慰的话来,因为我知道任何的语言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冥冥之中天注定,老婆偶然之中找到了柳才久老师,找到了反射疗法。


当接受治疗3天之后,老婆告诉我,胃口好像开了,吃得比以前多了。听了这消息,眼前不禁一亮,不管什么样的病,能吃就有希望,要和疾病战斗,吃就是那最重要的后勤保障。我们决定,坚持用反射疗法治疗,半个月后,晚上能睡觉两小时。眼睛的改善也很明显,刚开始用中山眼科的药滴眼睛,每天滴7~8次还是非常难受,后来改为一天两次就可以保持人舒服。


我们听从了柳老师的建议,停掉了所有辅药,只吃两粒激素。带着必胜的信念,我学习了反射疗法。回家继续治疗,终于在2014年5月底停掉了所有的药,包括激素。2015年7月做过一次检查,虽然数据有点偏高,但比吃药的时候还好的多,一直到现在,老婆一切都好,估计再过一年,所有的数据都会正常。


回想起这几年艰难的治病经历,宛若梦一场。


如果我们多一点治疗知识,就会知道手术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越治病越多,越治病越厉害。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句话我们耳熟能详,却一点都没有去深究,为什么会这么说?有很多的疾病是西医无能为力的,这需要我们自己去了解,不然医疗知识不对等会让人后悔不迭。现在的医疗行业充满着恐吓,哄骗和欺诈。


我们无权批判到底是医德、医术,还是社会制度出了问题,但是我们可以在需要一个行业时进行详细的了解,多一个选择。我们感恩柳才久老师,感恩反射疗法,想做点什么,可惜我们能力不够,唯有撕开那已经慢慢结痂的伤口展现出来,告诉大家,在这漫天迷雾中,还有一条路,那里有希望,那里有曙光。


编后按:本文中的女主人公刘敏女士曾在2013年写过一篇《我的2012》讲述其患病治疗的整个过程,被收录在《手到病除术:神奇反射疗法》这本书中。刘女士在柳奕反射疗法培训中心治疗了几个月后情况明显改善,之后就由其先生李锋一直为她治疗。在这个过程中,李锋不仅让他妻子彻底拜托了激素的依赖,而且因为给他人调理疾病效果不错,在当地小有名气,为推广传播反射疗法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