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是怎样走上反射疗法之路的

2019-03-22 09:00:00    吾爱岐黄    226    转贴: 柳奕反射疗法公众号1
摘要: 大约三年前的今天,当我第一次踏上长沙的街道时,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和长沙发生这么多的故事,更是没预料到自己会从此和『足底』打起了交道,并持续至今。

柳奕足底反射疗法

1、 遗憾中撤离北京

2014年对我来说是极其不安分的一年。年初,我从湖北老家出发,先是北上到北京,回到我13年放弃考研后加入的一家有机农场。


这家农场主要是采用自然农耕法种植各种薯类。自然农耕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不用农药,不用化肥,不施除草剂,只用传统的堆肥或动物粪便,和各种物理的驱虫和除草方法的农耕方式。这种做法显著区别于当今主流的石化农业方式。是不是觉得自然农耕好像跟我们的中医等不打针、不吃药的自然疗法非常相似呢?


正是因为中医和自然农耕在本质上的相通性,我在混中医论坛的那几年里,接触了不少自然农耕的思想,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然田园生活一直『心向往之』。所以,当13年十一前在网上偶然看到这样一家采用自然农耕方式的农场招收志愿者时,我毫不犹豫的马上联系报名,并最终从一名志愿者成为了农场的一份子。


农场的生活对我来说非常新鲜刺激。那时我们每周都要去市内赶集一两趟——不是为了采购生活用品,而是去『有机农夫市集』售卖我们自产的农产品。


我们的农场位于北京西北最偏远的延庆县。每当要赶集时,我们要在早上五点起床,然后装上紫薯、红薯、玉米糁,以及各种简单加工的薯类产品,驱车数小时,行程近百公里,确保在早高峰未堵车前,到达市集所在地。


这个『北京有机农夫市集』是一个志愿者组织,他们通过和一些商场或国际学校等能提供场地的机构合作,为有机农场生产者和有机产品消费者搭建了一个直接且友好的交易渠道。后来,类似的有机市集在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一线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对推动国内的有机农业健康发展影响深远。


每次去赶集,我们都要从寂静的乡野农村,沿着蜿蜒起伏的高速公路,穿过崇山峻岭和晨曦中的八达岭长城,来到喧嚣繁华的摩登都市。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人兴奋刺激,有时也让我有一种时空错乱感,不知身在何方,所为何事。


最初的兴奋劲过后,我们还是得面对冷冰冰的现实。有机农业的发展对于重量不重质的国内消费者来说,还是略显超前。虽然我所在的农场坚持有机种植方式已经四五年了,积累了一批忠实的客户,也拥有了一定的品牌和知名度,但运营方面仍然是举步维艰。所以,我们的收入非常有限,再加上我和农场主苏姐在经营理念上的一些分歧,最终我不得不在回到农场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后,决定离开北京,跳出我钟爱但前途渺茫的有机农业圈,另寻出路。

2、 迷茫中偶遇反射疗法

在与北京的朋友告别时,他们都劝我继续留在北京,即使不做有机农业了,这边还有很多其他机会。但当时,我在深圳的哥哥极力邀请我去深圳看看,说以我的专业以及以前的经历都比较适合在深圳发展。我当时也比较迷茫,在考研和混有机圈都以失败告终的情况下,我有点不知所措。再加上在严寒的延庆农场呆了一个没有暖气的冬天后,听到深圳这个带有温暖气息的城市,突然就有点心动了。


然后我买了一张从北京到深圳的火车票,从北到南,行程2000多公里,跨越大半个中国,坐了平生跨度最长的一次火车。


深圳,有着温润的气候和熟悉的味道。11年到12年我基本都混在深圳。这座年轻而喧嚣的城市给我的印象就是:每个人都在忙着走路,忙着工作,忙着赚钱。永远人潮涌动的华强北就是这个忙碌城市的最好缩影。


深圳还是一个创业之都,拥有全国最多的中小企业。我哥正是这万千老板中的一员,他的公司就在这遍地淘金者的世界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的华强北。


他显然是想让我跟着他做生意的。以我所具有的专业知识和他具有的行业资源,在电子元器件领域赚点小钱还是很容易的。


但我仍然忘不了我心爱的中医!每天在我哥的办公室里,除了帮他打一下杂之外,我就是毫无目的的浏览各种中医论坛和资讯。那一天,我偶然点开了一个好久没上过的中医博客,然后顺着最新的文章往前看,直到看到这样一篇文章:《交流会第二期之手足反射疗法——神手刘志宏记》。


这篇文章很长,但非常精彩,我一气呵成将它看完,心中涌出了无数的想法,但第一个跳出脑海的就是:我要找到刘志宏的师父!


但是文中的信息非常有限。好在,文章的评论区有人提到了《手到病除术》这本书。顺着这条线索我一路搜索下去,最终联系到了这位师父,现在也是我的师父。


然后我就平生第一次来到了长沙。刚到师父那里的时候,我一下子有点发懵:那是一个居民楼的套房,不大的房间里,光线昏暗,里面摆放着几张沙发椅,人不多,显得很冷清。我心想,难道这就是我在网上看到的『反射疗法培训学校』吗?


不过既然来了,我还是得好好考察一下。我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让师父给我诊断了一下,确实很准确,虽然没有大的毛病,但一些细微的小问题还是给摸出来了。二是和一位师姐好好的聊了一下,从她们的角度了解反射疗法的一些情况。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确实是一门不错的技术,超出了我对脚底仅仅可以治疗简单疾病的认识,但是这样一门技术能不能很好的养活自己,则是一个大大的疑问。


在这样的考虑下,我决定先缓一缓,然后在长沙呆了总共三天,就结束了第一次长沙之旅。

3、 纠结中选定反射疗法

当时,我还关注着上海的另一位专注于刮痧的老师。他的微博上经常会发布一些单纯用刮痧治疗重大疾病甚至是癌症的案例,也是刷新了我对刮痧的认识。


对我来说,我要选择的是中医之路,所以,不管是反射疗法还是刮痧疗法,并没有根本的区别,只是具体的操作形式不一样而已,其指导理论都是一致的,离不开气血阴阳,经络五行。


但是对于将要以此谋生的一个年轻人来说,一门技术能不能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另外,像社会的接受程度,以及治病效果的快慢都是我要考虑的因素。


这样比较下来,反射疗法并不占太多优势的。但是,反射疗法这种对我来说更加陌生的治疗方法勾起了我极大的探索欲望:一双脚可以将人身一览无余,而且还可以治疗冠心病、红斑狼疮,甚至是癌症,我倒是要看看这反射疗法倒底有多大能耐!


在顶住了来自家里的巨大压力后,在14年9月,我再一次来到长沙。这一次,我的目标很明确,我要用自己亲身的观察和实践来验证反射疗法的疗效倒底怎样。我给自己设定的期限是一年。一年后,要是效果没那么好,再去学刮痧也不迟。


就这样,我在长沙一呆就是三年。这期间,正是我自己亲手做出的案例和观察到的师父和师兄弟姐妹们的案例让我相信反射疗法是一项值得付出的事业,并坚持至今。


我常想,要是当初我选择了刮痧会怎样。当然,人生没有如果,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和反射疗法的这一段悱恻缠绵的经历,我不会对『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如此深刻的体会。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也是一段『千里之行』,当你开始坚定目标的那一刻,才是你人生真正的开始,而我的人生则是真正的『始于足下』。

湘ICP备19000049号-1
蝉知1.9